张晓晶:构建多维创新型环境,加速生物医学工

  生物医学工程作为一个新兴科研领域,为中国提供了与发达国家相比较为均等的发展和竞争机会。一流研究型组织的科研方向,资金配置,与人材培养模式始终是以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为导向。通过积极探索和借鉴跨领域科研合作,教学及转化研究的模式及趋势。我们可以通过“制度化的引导和激励”促进这一新兴交叉领域的互补合作,培育创新项目,尤其是发展特色科研,及大幅度提升研究水平及我们的国际影响力。其中的关键环节包括:

  国际交流

图片 1

  师资力量

  张晓晶,上海交通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生物医学工程学院教授,上海“千人计划”入选者。

  科研成果

  对于中国特色的国情,如何进一步推动创造出具有时代特征的普及化新型诊疗技术,在普查、诊断、治疗,和国家安全方面具有广泛应用。近年来生物医学工程发展迅速,在产业化方面也取得了不少进展。例如,生物芯片近年来已经成为生命科学研究的有力工具,并成为研究的前沿和热点。其中,微型全分析系统(Micro Total Analytical System,TAS)的研究,将生物医学分析中许多不连续的过程如样品制备、生化反应和结果检测等步骤集成到芯片中并使其连续化和微型化,以达到体积小、重量轻、便于携带,分析速度快等系统优点以促进产业化。在基础研究领域,已开发细胞操纵、DNA扩增检测等各种微系统,促进了生命科学研究在细胞、分子水平的进展。

  我系广大教师全面关心学生的成长成才,引导学生树立远大目标,培养优良学风,锻炼综合能力。广大学生积极参加主题团日、社会实践、科技竞赛、文体活动、素质拓展等课外活动。结合专业特色,我系面向不同年级学生开展“新生导引”、“相约一空间”等特色活动,为增进师生交流,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平台。2008年以来举办了3届“医学仪器创新设计大赛”,吸引了全校各相关院系的本科生踊跃参加。我系多个本科班级先后荣获“北京市优秀班集体”,“清华大学优良学风班”,“清华大学甲级团支部”等称号,并涌现了一批品学兼优、全面发展的优秀学生。

  ■ 构建研发、教学、医学转化和技术转移的多维创新型环境 ,鼓励探索,充分发挥潜能,加速生物医学工程的研发转化和临床应用,推动交大加速迈向世界一流大学。

  电话:010-62782493(综合办公室),邮箱:yxyjw@tsinghua.edu.cn

  创造开放的科研环境,引导创新,发挥潜能

  本学科在医学信号处理、生理系统建模仿真、超声成像等领域有长期、深入、系统的研究,在生物芯片、生物信息学、神经工程、分子影像、低温生物医学、肿瘤热疗学、微/纳米生物医学、远程医疗等新兴方向有鲜明特色。目前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神经工程、生物芯片、生理系统建模仿真、生物医学信号的检测与处理、医学成像与医学图像处理、数字化医疗仪器、医学微系统技术等。近年来发表学术论文900多篇,并出版10余部前沿性学术著作,申请有一批国内外发明专利,与产业界和医疗机构长期保持有良好的互动。目前,本系教师主持多项国家和部委项目,如国家973项目、国家863项目、科技支撑项目和科技攻关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和面上基金项目等。

  实验室外的转化和孵化:促进中国尖端医疗技术的发展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生物医学工程的黄金时代已经开启,交大作为我国高等教育和科研的重要阵地,交大的生物医学工程有能力,更有义务成为国家重大医疗仪器科研项目和技术开发的主力军。从系统生物学到个性化治疗,未来医学研究已经不能仅局限于经验,而是需要依靠更加完备的工程手段和工具。手术机器人,生物芯片,远程医疗等新式医疗方法的涌现开启了医学和工程融合的无限可能。同样,未来医学院的教育方法和课程也许将随之发生深刻变革,一个优秀的外科手术医生也许要精通甚至发明各类先进的医疗仪器。

清华大学医学院外景

  张晓晶教授在国际集成微纳米系统及生物医学器件领域有较高的学术声誉和影响力。主要学术成果包括:创新地将先进集成微纳米系统及仿生纳米材料应用于生物医学器件研究前沿,尤其是在多尺度微光子生物传感和近场成像领域的研究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在国际主要学术杂志和国际会议期刊上发表了120余篇论文,美国专利10余项,40余次特邀报告。获得多项美国学术界及青年学者最高荣誉,包括美国国家自然基金会杰出青年教授奖 (NSF CAREER)、美国国防部高级技术研究开发局杰出青年教授奖(DARPA Young Faculty Award)等,近五年获得10多项主要美国国家及国际科研基金。担任Biomedical Microdevices, ASME/IEEE Journal of Microelectronicmechanical Systems(JMEMS) 等五个微米及纳米和生物医学工程领域学术期刊的副主编和执行编委。

  本系与美国、英国、德国的多所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频繁开展教授互访并邀请对方教授到清华大学讲学和正式开设课程,前期启动有与美国生物医学工程学科排名第一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HU)以及德国汉堡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生的项目。其中,与JHU生物医学工程系共建有生物医学工程研究中心;2007年该校教授王小勤受聘为我系“长江学者”讲座教授,2009年受聘为系主任。2008年起,本专业每年都安排学业优秀的高年级本科生利用暑期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等国际一流大学开展短期交流学习,并接收这些高校的本科生来清华短期学习。

  我们可以研究成功的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的研发,医学转化和临床应用获得启示,如何创造一个多维开放的学科发展体系,设计一个有效的转化模型和流程,发挥效能,避免风险。

  国内首批建立的生物医学工程学科点

  二十一世纪是生命科学和物理科学及工程学相互融合,共同大发展的时代。其中,先进的科技创新如微电子、信息、网络、材料、制造、纳米等先进技术与生命科学进一步地渗透结合,研究成果加速向医疗应用转化,创新式的健康产品不断涌现,必将推动基础生物学和医学跨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生物医学工程(BME: Biomedical Engineering 或BE: Bioengineeing, Biological Engineering) 作为医学和工科的重要结合点,正在成为重要的前沿科学研究领域。生物医学工程是结合现代工程学的原理和设计理念用于医学和生物学的研究及应用,最终达到全面而科学掌握生物体及疾病的发生发展规律,提高国民医疗健康水平,如快速诊断,实时连续监控,个性化治疗及愈后跟踪等。同时,生物体和医学中的一些特有现象和大自然巧妙的设计又进一步启发了新的科学研究思路和工程设计理念。所以,现代意义上的生物医学工程已经不局限于工程“服务于”医学的一条单向路,而是工程科学和生物医学互动互补,共同提高,紧密融合的新型科学。并在此基础上,系统性的培养一批人才。世界范围内,各国均投入大量科研资金积极开展生物医学工程相关研究,美国、欧盟及日本在近十年内在此领域的投资均超过数百亿美元,与国家科技战略目标相呼应,加大在医疗器件和仪器、药物和各类生物技术领域研发力度,用于定量,微/无创,实时实地和个性化医疗。例如,将分子生物学和微电子技术相结合,研发出的高通量多功能生物芯片,包括DNA芯片、各种病毒蛋白快速检测芯片用于快速准确,显著地提高医疗水平。

  我系每年有超过1/3的本科生获得各种奖学金。在校、系两级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体系的支持下,我系保证不让任何一名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影响学业。

  ■ 生物医学工程所带来的研究和产业机遇具有学科交叉广泛、新技术应用密集、直接关系到国民生命健康等显著特点,是一个国家前沿科学发展水平和健康医疗技术集成应用能力的集中体现,是带动和引领多学科技术发展的重要引擎。

  现有全职教师22人,其中教授10人,副教授8人。中国工程院院士1人,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1人,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2人,IEEE Fellow 2人,AIMBE Fellow 1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3人,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得者3人,新世纪(跨世纪)人才2人,学科还聘请有多位国外一流大学教授作为客座教授到校授课和指导研究生。

  关于如何加强针对学生个人兴趣的学习和培养方面,我最近刚好参加了两个关于教育的小型研讨会,分别由美国工程院和美国工程教育协会邀请。各校有一些新的做法,包括导师制小范围指导课程流程设计(适合较高的师生比例,如麻省理工学院),根据问题来设计课程(如四年中每学年安排design projects,如Rice大学等),网络化教育加强开放式交互学习等。其中,麻省理工学院还采取了利用课余及假期加强学生的工程实际训练的办法,包括:本科研究导向计划,在教授们指导下做一些研究实验,可吸收75%左右的本科生;本科实践导向计划,与企业结合,组织学生参与某项设计或工程实践,目前有20%本科生参加;技术创业计划,只是少数优秀学生参与,探索创新,甚至允许办个小公司去实施。这些课外实践不影响课程学习,是自愿参加的,四年累计总时间可能相当于全部课时的1/3左右。这些计划在培养学生能力方面起了很大作用。另外,学校组织的各种类型的讨论课能调动学生参与的积极性,启发学生们独立思考,深入钻研,又可以相互学习交流。各种学术讲座,邀请学术界知名人物做报告,拓宽学生们的视野。老师的讲课精练,大量的是让学生课外自己去阅读、思考、写文章,完成各类作业。而且平时学习与作业情况,老师要作为评价学生每学期总成绩的重要内容,重在培养学生特别有志而勤奋。注意个人能力的培养,善于调动个人学习研究的潜能,长期来看,利于人才的发展和脱颖而出。

  生物医学工程(Biomedical Engineering,BME)是理、工、医、生物等学科高度集成和交叉的新兴学科,也是世界各国极为重视的战略性高技术研究领域。该学科旨在将现代电子技术、信息技术、物理、化学、数学和其他工程学原理用于研究医学、生物学、行为和健康等领域的基本问题,从分子、细胞、组织、系统乃至整体等多层次发展这些领域的新概念、新知识、新方法,并依托突破性的工程技术手段研制用于预防、诊断、治疗及改善健康的先进医疗装备、生物制剂、生物材料、生物过程及植入设备等。

  四是,创造环境,加速转化过程; 在转化这个“过程”中,需要生物医学工程作为主体加强创新能力培养,建立创新体系,加强产学研医结合。有效的将新知识,新发明从实验室中转向临床应用,用于预防、诊断和疾病治疗。

生物医学工程系

  一个学科需要服务于国家发展方向和社会所需。前期大力度“硬件配置”正在有效的促进高端人、财、设备在交大生物医学工程的快速积聚。相继而来的,配套的“软环境”的建立将保证我们生物医学工程研发能顺利融入中国综合国力快速增强的快车道。从我们的国际定位上看,交大生物医学工程能否代表中国生物医学工程的最高水平,交大生物医学工程学生能否是一批中国最优秀学生? 从我们的国内定位上看,能否为国家探索新学科和高科技发展和前进方向,如增加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投入,尝试科研,教学,转化方面的新模式,新的科研管理模式,鼓励创新的培育体系和创新评价体系(文章,转化,专利,创业)等。从我们的校内定位,如何与兄弟院系合作,特色互补,打破“学科壁垒”创建多学科融合的教育环境,多学科融合的科研环境。如何系统性的人才培养,善于提出问题,开辟新研究领域,提炼出理论技术框架,同时逐步解决问题。如何加速构建“学-研-医”多维创新型环境,科学研究精神的培养, 公平公正的评价体系,加速生物医学工程的研发转化和临床应用等,均需要我们积极思考,这也为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发展机遇。

  在历次评估中本学科学术声誉全国第一

  五是,从技术转移的角度,适当鼓励教授和企业的互动,新兴技术的商业化,并使之成为基础研究的推动力。

  本学科1979年创建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系,是国内首批成立的生物医学工程学科点之一,1982年开始招收本科生。为全面贯彻清华大学在生命科学与医学高技术领域的战略布局,2001年生物医学工程学科调整到医学院,并独立成系。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科2001年被评为全国重点学科,2006年被评为国家重点一级学科,其学术声誉在历次评估中均位列全国第一。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特色在于培养在理工科和生物学科两个方面都具有坚实基础的学生。

  从长远人才储备以及可持续性发展的角度看,构建研发、教学、医学转化和技术转移的多维创新型环境的建立至关重要。站在交叉学科的新起点上,我们需要集聚人才来共同推动快速发展。中国随着国力的增强,现在有更雄厚的资金和财力进行人才引进,这对新学科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很好的资源条件。放眼未来,也许更加重要的是自主培养人才,并且创造条件使国内成长起来的研究人员能够在同样宽松自由的学术环境里,对未知领域进行大胆的探索,从事具有探索创新性质的题目。

  基本概况

  人才是解决未来发展的关键核心所在,在引入的同时,加强自主培养

  全国一级学科重点学科

  一是, 科研大方向的确定: 中长期规划的前提下,鼓励灵活短期的探险计划,大力构建协同创新环境(ecosystem)。对生物医学工程而言,我的理解是协同创新不简单等同于合作(collaborations),还能够产生创新文化,辐射面广,把创新“点”连成创新的“网”。

图片 2

  具体到在生物医学工程人才培养方面,以创新为根本目标,平衡各所需专业知识的比例,有稳定扎实的核心知识体系。建立灵活的培养计划:专业班、研讨会、短学期课程、暑期前沿论坛等。建立主客观的评价体系,缩小客观一致情况下的主观条件的反差。例如,对于生物医学工程本科课程体系建设的问题比较普遍,美国几个大型生物医学工程系也在不断修正,以适合生源多带来的学习目标的多样性。除了有一些普遍学科性(基础、生物、工程等结构比例)的考虑外,确实跟本校教师研究领域相关。如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生物医学工程系每年大概有120本科生入学,大概均分在三大方向上:生物仪器和成像,生物材料和组织工程,系统生物和信息学。所以每个方向的骨干科和选修课侧重不同。其中,生物医疗仪器方向的专业课在本系内包括电路,信号和系统理论基础等,之后学生可以选其他系如电子工程的后续课程如DSP,计算机方面的课程等。高年级后开技术选修课,由教授根据研究领域选择开设。生物医疗仪器方向,在传统仪器类别的基础之上,未来发展在课程设置方面要不断补充更新内容,如新材料、纳米技术、多尺度的物理化学生物效应及其带来的新的设计方法,微制造,生物芯片等,突破传统仪器的局限。

  人才培养成果

  在美留学和任教阶段,我刚好经历了美国几所研究型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系成立和初期的演化。总体感觉对于如生物医学工程这样的新兴交叉学科的改革,既要有耐心,需要在尝试中不断修正进步,同时面对学科飞速发展的新形势,需要根据自身条件及需要,采用各种灵活方式积极推进。常见较为有效的模式是定好大方向,建立交叉平台,放手科研合作,加速转化。10多年前我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读博士时,学校还没有生物(医学)工程系,在当时的教务长赖斯(Dr. Condoleezza Rice)被召去华盛顿做美国国务卿之前,她为斯坦福学科建设作的一件大事,是批准成立了Bio-X, 当时由诺贝尔奖得主朱棣文教授(现为美国能源部部长)和其他两位教授共同发起。我的博士共同导师之一著名发育生物学家Matthew Scott教授,为Bio-X共同主任。在当时的情况下,开展了一系列自由探索式的研究,较为正式的有定期的“相亲”研讨会,选择性重点介绍一些生物学的热点问题和工程方面最新的研究手段,促进科研合作。当时工程学院的各系,也顺应这个生物(医学)和工程融合的大趋势,积极扩充相关领域的师资。这个交叉平台培育了后来被证明相当一部分非常有潜力的科研项目。那时我的博士研究课题有关果蝇胚胎细胞壁的生物力学特性,用于开展高通量RNA interference。由美国DARPA出资,命名为为[Bio:info:micro] 计划,即探索在生物学,信息学和微小尺度工程领域融合的前沿问题。基于Bio-X平台,工学院和医学院教授共十位教授组织了攻关团队。和团队一起,我们不仅在精确测量细胞壁的生物力学特性方面取得重大的进展,同时也在微米纳米科学技术方面也取得了不少进展。尤其是创新工艺和设计方法研究,开展基础研究,提高器件和系统的水平。类似的项目还有很多,由于研究项目新颖,研究手段融合多学科,当时的学生和博士后等很多在完成学业不久即被美国乃至世界各地高校聘为教授。在总体的研究体量和氛围到了一定高度后,2002年,在斯坦福大学工程院和医学院的鼎力支持下,成立了生物(医学)工程系。经过十年的飞速发展,该系已经成为一个具有完整国际水准的教授队伍,和研究设施的一流科系。在博士毕业后,我接受了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任教的聘书后,先来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研究。与斯坦福类似的情况,在2005年以前,麻省理工学院工学院先是在传统的科系的基础上,先行组建了生物工程科(Biological Engineering Division),培养学科交叉型人才。科内的教授是由化工、电子、机械等专业教授兼任的,每位教授有一半时间在原来系里工作,有一半时间在新科内工作,这种方式很灵活,机构变动也很少。记得当时的新校长著名的神经生物学家Susan Hockfield刚上任,在2005年成立这个新系之处,既定位为生物工程的侧重点为研究基本的生物学问题。以区别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共同成立的侧重于医学导向的HST。这些新学科虽成立不久,但由于有各专业先期的合作基础,发展很快。这种学科交叉计划既不打乱原有的工程教育体系,又能灵活适应变化中新涌现的需求;既促进了传统性专业的提升与改造,又为逐步形成新专业创造了条件,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做法。

  招生专业:生物医学工程

  三是,从检验和衡量如生物医学工程交叉领域等进展方面,注重专家库的配置,创新和产业化的平衡, 科学评审矩阵的确定.

  本学科培养的学生,基本功扎实,知识面广,学术作风过硬,在国内和国际学术会议及竞赛上多次获奖,培养质量得到国内外的公认。毕业生大多成为国内外教学、科研、产业方面的骨干人才,既有国际知名大学的教授,也有国内医疗仪器领军行业的总裁。本学科毕业生徐航所创立和领导的深圳迈瑞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医药企业。近3年的毕业生中,60%继续在本校或中科院免试攻读研究生,25%出国深造,其余15%到医疗仪器研发的重点企业和新兴民族企业,国家机关等单位就业。

  二是,从科研管理的角度,需要优化基金和项目组合,针对生物医学工程项目的领域交叉和时间周期特点,要保证基金评审体制的相对稳定,鼓励科研梯队的动态组合, 促成科研中心运行体制。

  本学科持之以恒地进行教学建设与改革,形成了“注重质量,强调实践,紧密结合科研”的教学特色。开出了近20门高水平的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编写并出版了20多部教材和专著,其中有3部教材被教育部推荐为“全国研究生教学用书”,两部被评为“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有的教材被国内数十所院校采用。

  各校的做法各异,但改革的方向与目标是一致的,即:培养学生成为能正确判断和解决实际问题的多面手,懂得如何去设计和开发复杂的技术方案,能胜任跨学科的合作,养成终生学习的能力与习惯,以适应和胜任多变的职业领域。在更广义的层面,了解科学与社会间的复杂关系,应具有更好的交流能力、合作精神以及一定的商业和行政领导能力。这里可以鲜明看到,在重视加强数学和科学基础的前提下,当前更强调的侧重点是:工程实践能力;表达交流沟通能力与团队合作精神;终生学习能力;职业道德及社会责任;社会人文和经济管理、环境保护等知识。

  联系方式

  ■ 现代意义上的生物医学工程已经不局限于工程服务于医学的一条单向路,而是工程科学和生物医学互动互补,共同提高,紧密融合的新型科学。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作为国家主要的研发力量,世界各国研究型大学纷纷成立独立的生物医学工程科系或学院,逐步完善其学科建设,尤其是主干研究方向和课程体系。由于各自的发展轨迹和历史沿革各有不同,所以在研究和发展方向上有不同的侧重。有些偏重基础生物学研究,有些侧重和医学研究机构,医院等紧密合作,开展于临床需求导向的研究,有些则探索与工业界合作,积极作好技术转移。作为国内较早成立的交大生物医学工程学科,三十多年来,在国家和学校大力支持,几代师生的共同努力下,从90年代初我求学时的以图像和信号处理,超声仪器等为特色的仪器系下的一个专业,成为今天拥有生物医疗仪器,神经科学与工程,医学影像与信息,生物纳米材料,系统生物医学等多个新兴科研方向的生物医学工程学院,并以上海交通大学Med-X研究院为交叉学科平台开展广泛的转化研究合作,如:与瑞金医院合作的分子影像中心,与仁济医院合作的干细胞临床中心,六院的医疗仪器工程中心,神经精神影像中心,多组学联合研究中心等。近年来,在徐学敏院长等一批国际知名的归国教授的带领和积极推动下,生物医学工程积极创造开放的科研环境,引导创新,让人才充分发挥潜能,已经焕发出无限的活力。学院已经按国际惯例,聘请国际学术大师组建了学术委员会和顾问委员会,正在建立起一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主干人才队伍,创建了以国际评估为导向的人员分类管理体系建设,新进人员按国际一流大学水平tenure体系要求聘用,包括讲席教授、特聘教授、特别研究员、特别副研究员,并对现有人员评估按不同岗位提出不同要求,对国家和交大积极推进高校人才队伍建设和评估作出了非常有益的探索。

  学生活动及奖助学金

  大学实验室已经成为新知识、新技术的“孵化器”,更为重要的是,作为这种新知识、新技术的集中体现,科研成果和科技发明能够通过高校与产业的有效合作迅速进行产业化,真正成为经济繁荣的发动机。目前,国内医疗器械行业只有少数几家龙头企业,整体在研发上习惯在仿制中创新。但是要成为世界领先的医疗技术公司,就必须有原创的技术。另外,高校的研发和产业衔接存在障碍。长远规划是希望能结合在大学一流的研发力量及视野,依托产业优势,打造世界领先,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高科技医疗产业基地,显著地提高医疗水平, 与国家战略目标相呼应。在高校技术转让过程中的风险存在于研发,资金,审批,知识产权,市场等各个环节。对于研发项目审批和跟踪, 需要通过同行评审,以及书面申请,口头报告等进行质量的调查判断,从而确定研究计划的具体问题,推向市场里程碑等。对于资金,要评估融资风险,及获取资金的计划,包括政府补助,风险投资等。要严格程序化管理,在高端项目上,除提供充足支持外,眼光可以放得更远些,目标可以更灵活,多鼓励冲出条条框框的思维。在审批方面,向监管审批部门咨询。对于知识产权,评估技术转移的风险,确定核心竞争力及技术市场。总之,如何从宏观上进行控制,创造宽松的法规政策环境,不断调整自身,努力开拓与外界的联系,共同推进科研成果产业化的过程,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以学校科研为基础建立的公司或者企业可以最大程度地利用大学的学术资源,同时大学可以利用企业中的先进设备和应用成果。两种因素互相作用,促进了新技术的传播、转让与商业应用。科研成果的产业化与商业化,不仅能够促进科学知识发现、刺激技术创新、提高生活质量、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而且为经济繁荣作出重要的贡献。

  于1995年本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精密仪器系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同年保送上海交大研究生院。1997赴美国留学,在国际一流学府美国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获电机系博士学位。后分别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任研究员,芝加哥大学NSF高等材料研究中心(NSF MRSEC)任访问科学家。

  在可见的未来,预计象生物医学工程这样的交叉科系和学院将会在更多的大学中出现,并将强有力吸引优秀的人才和资源。最近,曾有私人募捐者找到哈佛校长,要投资一亿美元资助针对研究高效的艾滋病毒的基因药物送药机制。哈佛校长感觉即使大名鼎鼎的哈佛医学院似乎是无法独立承担该项研究,主动寻求近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工程系来共同分享捐款,合作研发。新兴学科的快速发展,将推动整个大学更高更快的发展。我们要积极鼓励探索,充分发挥潜能,加速生物医学工程的研发转化和临床应用,推动交大加速迈向世界一流大学。

  面向未来,正如张杰校长庆祝交大生物医学工程30周年的讲话中指出的:在交大拥有一流的工程学科、临床医学学科以及12所附属三级甲等医院的临床医学资源的新形势下,生物医学工程具备了在这个交叉科学领域同国际先进水平竞争发展的潜力。下一步如何快速快速发展壮大?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我们如何从特色研究,课程设计,学生未来,社会影响力等角度来思考探索,使我校生物医学工程学科的发展更加适应现代医学发展的需求。促进中国尖端医疗技术的发展,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

学者小传

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国际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张晓晶:构建多维创新型环境,加速生物医学工

TAG标签: 美高梅网址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